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中国周边场现状大调查:花样百出伺机反扑(图)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19/05/21 Click:

  自从中国警方严厉打击境外场招徕中国公民出境参的违法犯罪活动以来,境外场可谓“损失惨重”,但在设带来的巨大利润、以及中国人收入水平不断攀升的下,一些境外场不甘心“一蹶不振”,他们想出雇人诱、出海设、网络开等种种花样,企图死灰复燃

  在中国南北两大边境地区,中国与、越南、俄罗斯等国交界处,大部分场都已关门,仅存的几家也是客稀少,生意冷清,和昔日场的热闹景象形成鲜明对比,这是《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最近调查边境场现状时发现的一个共同现象。

  近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赴掸邦第一特区采访,这里曾是昔日中缅边境有名的博“繁荣”之地。

  记者从云南临沧市出发,到边境南伞口岸,几百公里的路途中没见到从临沧机场拉客的出租车。过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出租车从临沧机场接上客沿这条公路直奔边境。

  从我国南伞口岸出境到掸邦双凤城的沿途,记者看到金城、鸿盛等许多“知名”场都已关闭,其他有的关门改建,有的变成金店、宾馆。城内几条街区在场兴盛时曾热闹异常,现在街上行人很少,令人感觉十分冷清。

  记者以隐匿身份进入了仍在开张的场,看到内摆放着近20个“”的台,仅有5个台子前围着人,大概有40人左右,其中有许多看热闹的,真正参的人不多。而空闲的台前,工作人员正无所事事地随意闲聊。

  场的一位姓鲁的工作人员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现在这里生意不行了,基本见不到中国人,过去客的钱是一堆堆地搬来摆在桌子上,十分“豪气”,最近这种景象不见了。

  一位参的当地中年男子说,现在来的基本都是本地人,大家没事就来玩两把,成了生活习惯了,下的注也不大。记者看到,台上标明最大注为1万元人民币,围着的客许多人都是手捏着百余元,每次10元、20元不等。记者在场暗访的半个小时中,最大的注只是见到一个男子一次1000元。

  掸邦第一特区的一位负责人说,这里场多时有20多家,现在也就几家,还时关时开,客大多是当地人,许多在场打工的中国人都回国了。

  由香港公司和越方合资在越南芒街市修建的“利来国际博彩俱乐部”,自1998年开业以来,参人数在高峰期每天可达1000多人,平时维持在600多人,参人员大部分是中国游客。但目前该场生意惨淡,每日到场的参人员只有二三十人。场从业人员也减少到十几人。

  记者在中越边境的广西省东兴边防检查站看到,与东兴市一河之隔的在越南芒街市新修建的一家豪华场,迟迟未能开张。“像这样的场,投资几千万,肯定不甘心,目前在观望,只要一有机会定会开张。”东兴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称。

  在前几年周边场“”阶段,曾出现过“南北夹击”中国的态势,目前南边——和越南场步入萧条,北边——俄罗斯和朝鲜场的日子也不好过。仅就黑龙江省黑河市而言,其对岸的俄罗斯布拉格维申斯克市原有场30多家。但是,自2005年我国开展打击博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以来,借赴俄旅游之机参与博的人员明显减少,20余家场因无法经营被迫关闭。目前,布拉格维申斯克市营业的场只8家,散布在市区各处,普遍规模较小,条件简陋,大部分只有两桌。

  俄罗斯海参崴市也曾是中俄边境有名的场聚集地,但据近日从海参崴回国的中国游客介绍,海参崴目前不少场已大门紧闭,“”、“二道河子”等场都关了门。一个规模五六十人的场,只有不到十个人在博。有的场虽然开着门,里面甚至一个客也没有,工作人员无事可做。当地一艘主营博业的船已经开始经营餐饮业。参人员主要是外国在俄经商人士(多数为韩国人、日本人)、远洋客船的海员、当地俄罗斯富商,偶尔出现在当地经商的中国商人,那也是极少数。

  位于朝鲜罗先地区的名噪一时的酒店被迫关闭后,重新装修,据酒店方称,新装修后的酒店将转为观光旅游酒店。

  据中国公安部1月1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边境地区境外场已由2005年专项行动前的149家减少到28家,境外场的数量和规模不断萎缩,中国公民出境参人数大大减少,因出境博造成的国内资金外流情况得到有效控制。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王长山、方列发自昆明、杭州中国全力打击出境博,让周边场损失惨重,但设所带来的巨大利润,又让周边场罢不能,《国际先驱导报》在调查中发现,除一部分场一蹶不振外,还有一些场想方设法卷土重来,甚至为此不惜诱骗、绑架中国人。

  据云南临沧市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向《国际先驱导报》介绍,自从对境外场实施打击行动后,大部分场曾一度关闭,有的将入股股资进行转让,一些中国籍老板纷纷逃窜躲避。但2006年以来,他们又回到果敢等地重开场,由境外人员出面任职、管理,中国籍人员入“暗股”,在背后作经营场。为逃避打击,将原来的管理人员进行调换,还定期或不定期地对各管理层人员进行调换,尤其是当地人已多数被调整。

  2006年5月以来,浙江省公安机关相继接到群众报警,称有家人被骗到参,因输了钱无力还债而被扣押在,要家里人汇钱过去才放人。后经警方调查发现,这些被扣的中国人竟然属于周边场的“拓展客源”。

  原来,由于中国的高压态势,通过正常渠道这些周边场根本无法拉到客源,于是就雇佣一定数量的“经纪人”——均为中国人,专门负责到国内引诱中国人去境外参。这些“经纪人”还从输了钱的博人员中物又一批“中间人”,为其在国内物引诱对象。

  为了诱骗国内人员出境博,场开出“优厚的条件”——根据博人员的参金额为博人员提供单程或往返机票,免费吃住,并可不带,用身份证在场抵押款等条件,还有专门的车辆接送博人员偷越国境。

  《国际先驱导报》从公安机关了解到,被诱骗到去参的人员大多是未成年、文化水平不高或社会经验不足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在赢钱。这些人员到场博后,如果输钱就会被场扣押,限三天以内汇款还,如果还不出,就会被打、强奸甚至被“撕票”。被扣人员大多数是家属汇钱过去后才被放回,少数的人被警方解救。

  境外场的这一招的确毒,一来由于害怕报复和警方追究博责任,大多数被害人都没有报案;二来像这样地区,由于当地边境地区政局复杂,多为军阀割据,设活动为其重要财源,中国警方正面解救被拘人员难度很大,据记者从浙江警方了解到,至今仍有多名浙江籍参人员被扣,有的甚至已“失踪”。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黄顺大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出境博人员被扣为人质的情况已经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目前已经破获一批案件。除了强化以往的防堵措施,他特别提到,对于在国内活动引诱人参的“中间人”,警方要严厉打击。

  “到越南旅游有什么线路?能让我们老板客商高兴的,钱无所谓。”在乔装成富商“马仔”、本地口音的《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面前,北海一家旅行社的接待员把报价单亮了出来:“这些都是豪华游轮,一天一夜就能到达越南下龙湾,风景优美,还有很多服务项目。”2

  “很多”两字具体指的什么,双方心知肚明——随着中国打击跨国博行为力度不断加大,不少边境场表面上偃旗息鼓,但记者在中越边境暗访时发现,原来堂而皇之的陆上场,正悄然隐身到跨国海上渔船中,众多资金雄厚的客仍然在海上豪不止。

  刘姓接待员告诉记者,海上博提供既刺激又能挣钱的项目:“、、、、……只要你想得到的项目,都能有人陪你玩,运气好的一个晚上就能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在旅行社的“内室”,一位姓张的副总介绍说,目前海上博有两种形式,一种形式是“休闲为主,刺激为辅”的模式。场开放时间基本上在晚上7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

  第二种形式则是“刺激为主,休闲为辅”。游客跟旅行社签订的是海上渔家游的协议,收取少量介绍费,帮忙联系一条较大的渔船到海上直接开,这种方式需要提前预约,把喜欢玩同一种法的客聚集到一块,乘船和吃饭的费用由庄家负担。

  为安全起见,记者放弃了直接跟随这家旅行社推荐的渔船出海“观摩”的打算。在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带领下,来到北海码头,直接向从事旅游业的船老大曾江打听诸多内幕。

  据曾江介绍,一位姓梁的庄家找到他,要求他提供船只,自己负责联系客,梁某负责往返油费,获得的收益双方“二八分账”。“我的底仓还有、跑马机,但那些东西都拆散了,要开船之后确保安全才装配起来。”曾江说。

  常年在中越边境一线从事博调研工作的专家韩群举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由于中国对跨境博打击力度加大,中越、中缅边境上的场经营相对困难。场经营者开始转向海上经营,通过中国或者越南国籍的渔船来招徕客。

  这种海上跨境博的运行产业链是:旅行社负责招徕新客源,中国渔船以出海捕捞为名提供博场所,具或自行携带,或出海后由越南籍渔船携带提供。博往往在夜幕降临后开始,由于大海茫茫,一旦遭遇公安和安全部门的围堵,所有证据可以在短时间内全部销毁。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仅靠平时环北部湾、中越、中缅边境的散户作为客户,肯定无法满足庄家的需求。目前,已经形成了从北京、上海和东南沿海发达省区向环北部湾一带跨境博的产业链条。

  “这一产业链条的核心环节是大城市的旅游接待中心和旅行社。在接待游客的时候,承担着拉拢客业务的旅行社,往往会有意无意地透露出更多的服务信息。”常年从事旅游客户运行的专家孔梵明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这还是严厉打击博之后导游规避风险的态度,在没有严厉打击之前,绝大多数导游堂而皇之地带领游客进场参。”

  记者近日在广西、云南等地的中越边境采访时发现,传统的场已经风光不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网络博的蓬勃发展。

  在东兴、凭祥、姐告、防城港、北海等边境城市,记者随机进入的几家网吧中,都能从历史页面中看到浏览的“博网站”、“站”,每逢星期二、四、六、日,这些网吧大多座无虚席。

  这位自称张胜平的经营者坦率地说:“完全没有问题,这些都是我们精心挑选的网站,而且不少都是原来芒街老板(越南边境城市,曾是中国人出境博常去的地方)组织的。”

  张胜平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如果担心网上银行有问题,完全可以把一定数量的交给他,由他负责提供公共账户,客户通过手机短信,只要能够收到赢钱的短信回馈,就可以找他兑成。

  “公共账户来无踪影,手机短信方便快捷,公安局、国安局都别想查到。”张胜平颇为自信地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网络博最常见的形式是球。球庄家瞅准了互联网的普及和迅速,在一些博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申请建网站,将世界各地尤其是的足球比赛场次、时间、预测结果以及等信息在网站公布,让人们浏览他们的网站并吸引博人员参与球活动。

  据记者了解,即使不会上网的徒也可以成为“会员”,他们可以通过电话、短信、传真等形式,向三级庄家。不懂球不爱好球赛但喜欢球的人,也可以通过交由他人盘成为“会员”。

  网络博正在从专业化、高层次向低层次普及,但博的上层链条仍在境外——博网站的大庄家多为境外人员,他们一般不会直接接受徒的,而是授权给中国境内二级代理或三级代理接受。在发展二级庄家时,大庄家会向他们提供密码、银行账号,供进入网站。二级庄家发展三级庄家也是如此。庄家之间不“越级”联系。

  正在中国考察的预防犯罪问题专家陆云鹗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比起传统直接前往场参的方式而言,网络博具有很强的隐蔽,由于网络ID号码变更相对容易,网络银行账户开通变更比较隐蔽,大量资金的流入转出比较方便,有效地逃避了监控。”

  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负责人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坦言,目前在法律上也存在制裁真空,《刑法》立法时,网络博还没有出现。从司法实践来看,作为境外博公司下家的境内庄家的行为在法律上容易认定,但对仅发展境内会员收取提成,而会员直接在境外、利用网络直接下单的博行为是否属于在国内完成,难以认定。针对上线“逍遥法外”的状况,陆云鹗指出,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需要更为全面的打击跨境博的联系机制。

  这是在发现部分中缅边境场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之后,陈新钢与同事们在去年花了两个多月时间,通过开展打击出境博专项行动取得的“战果”。

  “境外博‘两头在外’:场在境外、博的人在省外。为防止境外场回潮,必须建立和完善打击出境博的长效机制。”云南临沧市公安局局长陈新钢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以临沧市为例,据记者了解,临沧市的外事、通信、边防、公安、金融、旅游等部门已建立了一个长期联系工作机制,市领导小组成员单位由原先的23个增加到31个。各部门经常开展联合行动,基本可以达到随时对境外博保持清醒认识,随时进行情报调研,随时可以开展打击。临沧市公安局还将于近期组建治安行动支队,陈新钢说:“这一点上临沧的工作走在国内的前列,建立支队一改过去有行动了就调集民警成立临时机构,行动结束机构就撤消的临时缺点。毕竟,博行为是长期的,我们的打击队伍也要长设。”

  全国的长效机制也逐渐成熟。一个明显迹象是,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近日通报说,2006年,公安部会同中纪委共同确立了一批治理出境博工作联系点,在吉林省延边市召开了联系点会议。

  有关人士介绍,有些地区边境管控难度大,警力相对不足,对边境线的管控有漏洞,不能完全绝偷渡出国境人员。同时,由于境外场和边境地区出境博活动的复杂,带来“信息调研难,调查难,打击处理难”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打击力度。为此,他们建议在以下几个方面继续加强边境工作,防止边境博出现反弹:

  努力形成预防和打击出境博活动的整体合力和行动迅速、支持有力、保障到位、配合密切的工作格局;继续加强信息的收集研究判断,发现出境博行为,及时打击和整治;继续加强同周边国家的沟通和合作,通过官方会晤、旅游贸易洽谈和警务交流等渠道宣传中国的政策、法律,积极寻求对方的支持;建议尽快完善现行的法律法规,健全惩治博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体系。

  “原来以为博是智力,实力,运气,但真正陷进去之后,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吃人的无底洞。”2006年一年内在边境旅游、世界杯和网络场上先赢后输、输光数百万家产的徒全纯元,向《国际先驱导报》自述了自己参与跨境博的经历。

  平时我就喜欢玩,但让我线年春节期间前往越南、柬埔寨的边境游。当时导游问同行的游客,是否希望到东南亚国家的场所见识一下,大家都没有表示反对,我们就走进了一家名为“全盛”的越南场所。

  进入“全盛”之后,我们才发现,这里有、、、、……应有尽有。为吸引大家参与博,场给每位入场游客免费赠送20个筹码。

  几乎整车游客都不愿意错过这20个筹码的“嗟来之食”,但大部分游客不仅输掉所有的筹码,而且还赔上了不小数目。只有我不但没有赔钱,还赢了8000多元。

  边境旅游回来后,我无心做生意,几乎每天都在琢磨着重返边境场。由于国家对边境旅游采取多种措施进行监控管制,包括随身携带限制、旅游时间限制。我每次到越南北部、柬埔寨等地参,都必须通过地下钱庄转账。

  说也奇怪,2006年头两个月是我最“旺”的时间,我从场中赢了30多万,一些友劝我见好就收,但我始终认为,我玩的是,“技术含量高”,他们玩的全部都是运气,我靠的是技术不是靠运气。

  2006年世界杯期间,我开始通过自己生意上的人脉资源,做庄开。我是球迷,对所有参赛球队都有非常完整的资料。我开的方式非常丰富,输赢,进球数,谁先进球,谁不进球,谁被罚红黄牌……

  由于我开的一般比别的更大,所以我赢钱的几率更大,但赔钱的风险也就更高。巴西跟法国队的比赛,绝大部分人都看好巴西队,我偏偏开出了巴西队输的,一夜之间我就从整个中到了86万。

  边境上博不少人都是先后收账,而且更喜欢跨境。有一个输了5万块钱的徒不肯付账,我带着两个人找上门去。没想到对方早有准备,账没有收上,我们差点连命都丢了。

  别以为做庄都能钱,必须把“黑白两道”全部摆平才行。世界杯期间我投入了差不多300万做庄,但线万。

  世界杯之后,我又迷上了网络博。主要是因为国内查得比较严,互联网上相对比较安全。我主要参与、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的博网站。这些网站名一般比较隐秘,如“有限公司”等,在注入一部分资金之后,就直接通过账户名和电话。

  但这样的方式还是没有什么保障。2006年11月,我在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中一口气下了11场比赛的高额注,其中10场全部押中了,按照我投下的100多万资金,能够到近千万元的高额。

  当我打电话给公司的时候,不是没有人接听,就是用户正忙。一位熟悉行情的朋友说,这些网站不过是典型的空头公司。既没有信誉,也没有资金。智力运气实力,其实哪种博都一样,最终就是要让你陷进去。(来源:国际先驱导报)4